日记,1950年。
读到这里伤恨莫名。一笔笔记下的花讯很美,在日记里的事无巨细里让我这种笨文科生本可以放松一点。直白得太细致入微的记录以致能真切感觉到难以适从的心绪,几乎就要窥见之后境遇的毛骨悚然。

今天看下一段收集的沈括生平,大约也有无所事事的同感。以及想换台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