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一连看到今天,没有一样实证能证明后世对他的贬损,他和他带领的那些人做的秘密工作不只是传递情报,还有各种各样的统战工作,那些以身涉险的谈判经历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替代……说来有些好笑,他不会喝酒也不会跳舞,连外文都不是很好,抛头露面的还老是被自己人误解,可他的品性和才干只要真正愿意了解历史现象就不会再有疑惑。他背负的艰辛就现在的普通人看都是值得敬佩和理解的,现在还指摘他“有罪”……实在是没有心肝的妄人。遭到横祸的不只是他和妻子,还有八百三十多个无辜者,那些人也和他的“罪名”无涉,不过是得过他的帮助或者给他提供过便利,甚至有和他没有什么私交,仅仅是为了借刀诛人,而已。沉冤不远,就这么不积口德吗?
名誉对亡者没有多大作用,不过看到毫无查考诚意就“宁可信其有”的说辞真是无比恶心,以后见到这些满嘴鬼话的要小心些,都是为虎作伥的材料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