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管书生无用笔,旧曾投去又收回。


果剩一枝无用笔,饱濡铅泪记桑田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