梗一

 @thefloatinglife 姑娘我先把几个难受的地方搬出来


休假一日,夫子们相邀前往市集上购置书籍。出门时吴夫子听身后有人喊,却见到从冀州回来的学生。

 

二人均是大喜过望,吴夫子更为脱出虎口的弟子庆幸。

一旁沈夫子强忍思绪攒动,问道可有卢生消息。

那学生与沈夫子并不熟识,听得问卢生便叹一口气:“那样人物,可惜折在自己人手里。”

边上陡的心惊,只有沈夫子勉强再问:“这……是何时之事?”

学生脱口道:“去年六月中,军中传卢某密谋颠覆,不久被害,长官不许外传出去,连尸骸也不曾收得。”

冯夫子知是不妙,忙说要事在身,不容话长。吴夫子更不敢久叙,匆忙打发走了学生。

 

沈夫子猛地转入门内,声若梦呓:”吾不信……吾不信!“,狠命把平日用的茶具推下台去。

听见粉碎声竟不敢信这是他暴怒的模样,冯吴二人合力才把失控的沈夫子制住。沈夫子痛怒交加,忽而倒了下去。


 

知情的都焦灼看着沈夫子一日不再出来,更没人能推开那扇虚掩的门。

最后还是冯夫子决下心去看看。

 

沈夫子在枕上,人是醒的。冯夫子唤一声,言荪。那边并不作答,眼中暗红难褪。

他就走过去,慢慢地说:”言荪心中悲懑,吾等省得,更明白不是他人能劝解的。

卢生奔赴国难,其志也高,其心也烈,皆是凡俗不可比肩。“

 

沈夫子微微变色,冯夫子却知他并非为的这一席话,便把手按在沈夫子的手上:

“书院众生南下亦是迫于国难,乱世动荡,而吾国民饱受寇兵欺凌,皆因国势之弱。

然扶国于危亡者必出于当今少年。诸生立志发愤雪耻,是吾国来日富强之梁柱;以授兴邦之道为要,即吾等片刻不敢忘之责。吾等既为人师,举止皆是表率。”

 

沈夫子阖上双目,枯槁神情已有动容。

冯夫子就近而声愈低沉:“言荪,此话本不当讲。斯人去矣,终有再见之时,却不在今日。”

 

沈夫子沉吟,还是开口:“兄言是极,今日失态,应是不该。”

见他从榻上下来,门外十余人鸦雀无声。

沈夫子一拜,道:“劳各位挂心,吾已无碍。”


评论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