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摘)逍遥游 by乘夜风而来

五年了喜欢这段的原因一变再变= =

旋照忽然笑起来,很甜,眼神却很冷:“那又怎么样?”

伸手拭去脸上水迹,在看见鸿钧微微一怔的眼神后,更是得意的笑起来:“我是没用,我是打不过那只猴子,面对那么多人就无可奈何要叫相柳出来,但是那又怎么样?我一直都装做乖孩子,不妨真的不好强不生气,让师父护着抱着哄着,

学我祖师清化德霄真君那般,谁若是欺了我,便回去装哭一场,做小孩子难道不好吗?”

怔然,既而低低轻笑:“你以为,你师父能护得了你?”

“师父护不了,还有祖师,旋照虽然不以为阐教能将老祖您怎么样,可是除了老祖以外,三界难道有敢过问阐教的人?若是老祖再说旋照有危险,只怕就是——”

甜甜而笑,大眼睛狡睫的眨眨:“共工是谁,旋照不知道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鸿钧道人只说了一个字,就难以开口。

眼神里全是惊愕与不可置信。

是千年,还是万年。

无论是神仙妖魔,凡人鬼怪,都从无一人拒绝那所谓夺天地造化之道法,即使淡薄一切,也有好奇好胜之心。

谁能拒绝,道成既可威慑三界无人可比的诱惑?

“你乃共工残魂,若修此道,大可一日千里,十年得用,数百年而大成。那时天地之间,能逆你者,不过寥寥,若你能胜过杨戬,那三界之中,你当可无惧无忌,任意而为。”

“敢问老祖您呢?”

“区区三界,非关我心。”

旋照目光闪动,似乎要说什么,但是却没有说出来,背了手到身后,慢慢点头:“本也该尊称祖师,可旋照听说老祖于太元之先鸿蒙之初所存,亲见三界得成,想来对共工也知之甚深……你说的每一句话,的确都是我心中所想……”

鸿钧道人微微而笑。

水神共工,任性妄为,偏执顽固,狭隘易怒。

因大禹治水初成,而迁怒下界凡人不再膜拜供奉于他,竟派相柳扰乱治水,致使凡间汪洋泽国,流离失所。与祝融间隙小怨,锱铢必较如此日深年久,致使两神最后不顾颜面大打出手,输了后竟气不过索性撞倒不周山,让三界大乱,看谁

能好过谁。

这般暴戾而无常,为一己喜怒罔顾三界生死存亡,视凡人痛苦挣扎为寻常喜乐,这般呼风唤雨说一不二,容不下丝毫芥蒂,心思狭隘者,若甘于庸碌不好强不争胜,那才是咄咄怪事。

“可正因如此——我反倒是不情愿了。”

鸿钧道人的笑容又凝固了。

旋照眯起眼,狡猾得比谁都像个小狐狸:

“我怎么能,让师父打不过我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仰天大笑,将袖一拂,鸿钧道人化做本来面目,唇角上弯,笑意盈盈。只不过他那少年模样,站于旋照身前,倒是有种相当荒谬的感觉。

“你好似忘了你是谁?”

如果有熟悉鸿钧道人的在这里,见那纯真无邪,眼角微微抽搐了下的笑容,只怕当即大喊救命落荒而逃。

“旋照怎么会忘了自己是谁?”

只不过片刻接触,小姑娘就将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学了个分毫不差,连上挑眉毛的表情也是神韵十足:“只不过……旋照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是谁!!”

“哼。”

“我是谁,我要做什么,我该做什么,那是我的事,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!”

“你倒也安于现状?”

“共工好面子,我听说过,暴戾无常任性妄为,我也知道。可是我陌生得很呢,你不是共工,我也不是共工,他曾经想过什么,别妄图猜测。我倒也想三界为我所有,生死为我所握,那一定很有趣,一定有无数游戏可以玩,谁都会被我戏弄

,但是呢——”

摸摸小鼻子,狡猾的笑起来,偏偏还装成叹息的样子:

“师父会不高兴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