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秦邦宪关系述评

关系不是能叙述清楚的东西,但是这篇在交集史料的梳理上确实比王彬彬那篇《不得不走、不得不留和不得不死》强太多。对“二十八个半”不能用“宗派”来概括,也不可能说中山大学的风波不给这二十九个人的想法带来影响。立场对人的局限太大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