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翻到带着前半部分的陈碧澜(兰)回忆录,因为她是1923年前后同屋的住客就细读到底了,再一次感慨人情人性之矛盾,和之前1927年以后的叙述比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个人的感受…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