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我自己来说,远在二十年代就为歌德和王尔德作那么大篇幅的译介真是很佩服了,大张的小说和剧本也是被文场主将认可过的,就当时的创作和派别上看都是有意思的事情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