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成为孤岛后,余往大后方,稿托沪上友人某君保管。匆匆八年,去岁来沪时问及此稿,友人否认其事。大率年岁久远,已失记忆,而槁亦已丧失。我已无心补写,特记其颠末如此。

……友人不是那谁就真的见鬼了(不要爆粗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