拐了几个弯终于懂了怎么发的稿,和潘文郁无关,走了大先生的熟人,也怀疑和那位老板七年前在武汉就认识了。PS刚刚又把潘的生平读了一遍,之前和莫斯科大学生有关的资料里几次眼熟,这才了解到他不仅是文委的组织者之一,还是和小沈齐名的理论家。

早年间密级太高,其实牵扯到的人员范围并不太大,比如杨那条线,委派直荀和他去太湖的时候就已经把无锡和武进两边的后手做好了,不过不知道再往前怎么接起来的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