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知道是谁捎的信了

“各自是官人,那得到头还”

其实人和人之间的龃龉是非记得就好,没必要硬代入每一件事里去,不同人对这个反应也不一样,不然近现代就真的拆烂污救不得了……

又把《清校问题》对照了一遍,头好大

“那些同住的男人”主要还是针对小叶吧,小K还在武汉……看到这里觉得小伙计们账目清白的可能性更大了= =

还是觉得把姜季泽和许叔惠剪在一起好妙,因为那谁读到的第一部大概率就是放在全编首篇的《金锁记》(ಡωಡ) 就是不知道最后有没有闲读《十八春》

哇真有人把铜矿的电视剧剪了……竟然还用来科普(´ཀ`」)_

自己拿来当综述看吧……没有拿这个推荐的道理😂

欸,我的关注点居然是那谁在重庆就读爱玲了(。

也是想不到会为了这段引文找个没完

突然发现能搜到,把红白人生第一篇补了

中学入门曲目在这里很应景啊,小朋友也会觉得有意思吧

余庆里好像是有什么人的旧居,一时半会没想起来

知名不具

嗯,血花世界就在长江书店隔壁_(:з」∠)_

1句无脑联想:

“我这次来的急没带够衣服——不如借你这身军装穿穿?”

不敢提之华是因为太耀眼了,比方1935年悼亡最后两句,“战后负伤只身来,又从地狱到人间”,只好仰视……

又是黄鹤楼。有没有和医生聊那天晚上的事呢?估计是可能的

可落款像和篆体那幅有点出入

说真那幅瘦金也有点可疑……倒不是署名和内容的问题,他愿意自号“侍者”当然可以,只是猜想应该没有练习这个字体的经历

掀桌了,丁丑是什么乌龙……霜哥不可能写这种字的

记一幅表哥的字

终于找到这张,想念旧楼~

这是魔鬼吧?!

同名代换三次也没有问题(。

且试一试

紧……紧张

今天也来沙雕一番

魏端本侧过脸的时候其实能看出峰叔那会儿的真实年龄_(:з」∠)_

我突然流rui